試圖瞭解一只魚的想法



 
  
  它,在想什麼呢?從上方俯視,你看它,靜靜地圍繞一塊長滿青苔的石頭慢慢地遊,悠閒自在。窄窄的一方水池裏,不甚清澈的水,浮動細小的雜質。而它的姿態,卻是格外安詳,不急不躁,悠悠地,輕輕地,心無旁騖而氣定神閑地“散步”,不管你朝下扔石子,或者吐唾沫。它的舞姿,永遠那麼輕盈,仿佛不是在水裏,而是在空氣中,被和風吹拂的裙裾,便是悠悠晃動的尾鰭。它的步調,像一首音樂,每一次遊動,都準確無誤地合在調子上,我似乎聽見,悅耳同珍王賜豪動聽的旋律。在這不滿一尺的淺水裏,石子零亂而鋒利,空間拘束而窄小,間或灰塵前來光顧,有時飛鳥低飛巡視,它——一只魚,我姑且稱謂為“金魚”,像一位安貧樂道、與世無爭的智者,又如活在當下、看破紅塵的禪師,一點都不擔心糟糕透頂的環境和潛在致命的威脅,豁達樂觀,我行我素。它,是如何做到的呢?我不解。我知道魚只有六秒的記憶,所以,每一個六秒的輪回,對它來說,都是一種新奇和挑戰。但是,它卻並沒有因為記憶的福利帶來時時刻刻的新奇和挑戰而激動萬分、手舞足蹈,你看,它永遠都是一副優哉遊哉的模樣。
  
  有時忘記換水,幾天下來,水缸底下浮起一層白色的污穢,那是它的排泄物。當我在外面盯著它忍不住捂鼻的同時,它卻熱情歡快地向同珍王賜豪我親吻,隔著薄薄的玻璃,像隔著陰陽。誰說魚只有六秒的記憶?一旦看見主人,自以為給自己恩賜庇護、殊不知正是買來它作為觀賞娛樂的人,它就會立即浮出水面,不停地跳躍,十分高興愉悅,或者故作羞澀地藏在水底,等待主人拿食物哄它開心。魚是從不記仇的動物。如果有所謂的“六秒的記憶”,我相信,魚一定是用來記憶主人的面容,而不是仇恨。
  
  如果你沒有過脫光衣服全身濕透行走在戶外寒冬裏,你是不會感受到,一只魚在寒冬蜷縮在水裏的感受。清晨,我穿著棉衣從房間走出來,看見它把可憐的尾巴露在外面,一動不動,前身伏在石頭縫隙間。對於冬天,魚的感覺出自於本能——冷,不是魚的世界的詞語。如同暴雨前的夏天,魚會突然不停地竄出水面,那僅僅是因為水底缺氧的緣故。但是,對於一個同珍王賜豪有血有肉的人來說,像我,是很震撼的。我不知道為何造物主賦予它游泳的本領,又偏偏不允許它上岸,這便是“有失就有得”吧。對於一只魚,它對寒水的感覺,如同我們對棉被的親睞一樣親切。它努力將自己的身體折成一張扁扁的紙,在主人精心堆砌的碎石間,藏下支離破碎的自己,並由此感謝主人賜予溫暖的被窩。主人若是知道魚的想法,震撼之餘,定會感動流涕。可是,主人不知道。更悲哀的是,魚竟也不知道,除此之外,還有更廣闊的天地,那個地方叫湖泊、江河和汪洋大海。
  
  我在試圖解讀一只魚,由此反思自己的所作所為。離家的幾天,忘了交代朋友幫忙照看。公事為重,只記得關好門窗,鎖好保險櫃,帶上手機和鑰匙,很自然忘了魚。等到回家打開門,一股惡臭迎面撲來,點亮燈才發現,魚死了!可惜,剛剛從超市花兩塊錢買回的金魚,不到一個月,便一命嗚呼,這才後悔。撈出浮在水面的魚,張著大大的灰白的眼睛,身體僵硬而彎曲,顯然死之前承受巨大的痛苦。然而,我永遠不會知道一只魚死之前的感受。我不是魚,沒有耐心像魚放慢生活的節奏。有太多的事,讓我焦頭爛額,手足無措。魚在死前,盼望主人回來,還在疑惑,帶著嗔怒的埋怨。那一刻,魚看見了另一個世界,那個世界有許多和自己相似的魚,有散發清香的石頭和水草,真實得可怕,真實得懷疑主人安置的這個世界。那個世界好大好大,廣闊無邊,一望無際,有溫暖的陽光,有溫柔的雨露。突然,一片漆黑!魚死了。
  
  沒有將心比心,我理解一只魚,就像永遠無法理解我自己,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為什麼而活。當我在超市看見形形色色千姿百態的魚,它們無憂無慮地擠在一個骯髒的池子裏,活潑亂跳,我的心情是感動而感傷的。這些不知道自己父母的魚,在沒有被當做觀賞或者烹飪清蒸之前,唯有這刻,才是最自由的時刻。之前和之後,它們將會為其他的東西而活,它們並不知道。
  
  這次,我不打算買一只魚。這時,我突然發現自己也是一只魚。 
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